北京赛车冠亚和

視頻加載中...

2018年11月,"偉大的變革——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型展覽"在國家博物館開幕。65歲的劉元九特地從平度趕到北京看展。對于劉元九來說,這里不僅展示著40年來國家的偉大變革,還收藏著他個人的生活變遷史。此前,這位山東農民記了36年的"家庭賬本",兩次被國家博物館收藏。大眾網記者輾轉平度、濟南、北京三地追蹤采訪,探尋農民賬本里的"國家記憶",記錄改革開放40年來的偉大變革。

偉大變革背后的山東故事

聽農民劉元九講述36年賬本里的 “國家記憶”

  • 劉元九:

      當時聽到這個消息都不相信,說共產黨能把地分給老百姓?都不相信。結果,上級黨組織說真的,真分。哎呀,老百姓歡欣鼓舞。當時想都不敢想,誰敢想?誰敢說集體的土地叫你個人種?

  • 記者:

      在1982年,您記賬的頭一年,我看見有一筆支出叫作土地(果園)承包費。這筆支出在這個賬本里顯得比較特殊。

  • 劉元九:

      我們這里1981年就開始大包干,就是把原來集體的部分土地按戶分,分到每個戶。分到每個戶估出價來,就是你應該向集體繳納的費用,叫個承包費。當時說是10年,當時都抱著臨時性的觀念,還不知道幾年。結果不是這么個事。大包干到現在,我們沒變。到了2000年,這不就包了20年了,一下子延時30年,到2030年。這不十九大又提出來了,第二個承包期再到期,再延30年。那我們這個土地就成80年了。土地這么長時間在農民手里,歷史上很少。在過去都有這么句話,說“千年的土地八百主”,唯有在共產黨領導下,農業能這么穩定,農民的土地能這么穩定。

  • 記者:

      我們在您的賬本上看見了一筆比較特殊的記錄,就是在1984年,村里(糧管所)以特別優惠的價格給大家提供了一年的口糧。

  • 劉元九:

      這個事情是這么回事。我們當時縣委召開全縣的四級干部會議,縣委書記趙蘭田同志就找我們的村長(大隊長),說你村歷史上曾經達到過60萬斤葡萄的產量,他說現在你們這個產量才幾萬斤。他說能不能通過政策恢復到歷史最好水平?

      大家也樂意種葡萄,但是有一條,就是眼下我們現在沒有糧食吃。一年不種糧食一年沒糧食吃,沒糧食吃怎么辦?他說這個好辦,他說我協調一下糧食部門給你銷一年糧食。

      1984年的冬天,我們就發動,(到)春天就開始挖溝子。也有些老百姓,他有些個別人吧,不信服這個事。第一,糧食能真給?第二,有些他怕種了葡萄賣不了怎么辦?個別人也是不信。但是大多數(動員)起來以后,你少數人不服從也不行。再一個,他也怕落后。

      結果效果很好。到了1984年,挖了溝子栽上,1985年一年,到了1986年,我們這個葡萄當年就能恢復達到60萬(斤)了。所以很快到了1989年,那時候達到多少?達到100萬(斤)。

      但是又一個新的問題出現了——賣難。我們這個產量高了以后,市場不適應。通過我們鎮上黨委(鎮政府)組織葡萄節,提升人氣,媒體一宣傳,引進人來,就把銷售解決了。到1990年以后就好了。

      照我家這個收入看,十八大以后——我這個賬本是實事求是的,我從2012年到2017年6年當中,收入占36年來(總收入的)40%左右。1982年是800多塊錢,到了1983年是1600塊錢,到了1984年是3000多塊錢,到了1985年達到了6000多塊錢。到了1986年達到頂峰,達到14000多塊錢,在當時也可以說(是)我們村為數不多的幾個萬元戶。

  • 記者:

      兜里有了余錢,有沒有想著給家里改善一下生活,比如說添點大件什么的?

  • 劉元九:

      買了彩色電視機,買了液化氣罐,合伙買了抽水機。在現在覺得很平常,液化氣就是液化氣,但是在當時是歷史性的。你想想,幾千年來農民就是燒草、燒柴做飯。不燒草、不燒柴,燒液化氣,這是歷史性的變化。

      說實話,改革開放這40年,我覺得頭10年主要是解決吃和穿。1988年以后,就開始解決住房改造和上摩托車之類的。我當時到了1992年的時候,就花了3萬多塊錢蓋了一個房子。到1996年,買了一個摩托車花了1萬多。到了2008年的時候,就幫著孩子買房子,買房子這不又花了十幾萬。現在的收入相對來說比較穩定,你花出去以后你不用怕,第二年就可以馬上恢復,吃穿沒問題,所以說底氣就很足。

  • 記者:

      其實我翻看您的賬本發現一個問題,就是這些年您的收入是越來越多、越來越高了,但是感覺這個花銷也越來越多。我不知道您的負擔是不是也加重了呢?

  • 劉元九:

      有些東西,你比如說合作醫療,我這不2015年的時候住了一次院,也是第一次住了10天院,花了7000多塊錢。按55%的報銷,這不報了4000來塊錢,自己負擔了3000來塊錢。有些東西國家能夠幫一點忙,能解決一些,減輕一些負擔。像我對象當時割白內障,自己就拿800塊錢,其他的都由國家來解決。在過去來說是想象不到的這些事。

  • 記者:

      農業稅的取消對咱的生活影響大嗎?

  • 劉元九:

      1980年的時候第一次給我們要攤派12塊錢,以后逐年增加、逐年增加。到了2001年的時候,鎮上要的稅費,我家最高的時候達到了850多塊錢。到2005年的時候全部取消。取消了這個費用,對農民來說就減了一個很大的負擔。多少皇帝稱盛世,唯有今朝不納糧。過去你哪個朝代吆喝,他們都是盛世、盛世,什么盛世?盛世沒和老百姓要錢了?只有今天的共產黨不和老百姓要皇糧國稅。幾千年的傳統東西叫共產黨給打破了,這就是歷史性的進步。

  • 記者:

      就在前不久,還記錄了通路?

  • 劉元九:

      這是我們大澤山的環鄉旅游路(旅游大環路)嘛。它當時修的目的,第一個是為了減少219省道的壓力,第二個叫旅游觀光。大澤山旅游,在平地旅游沒意思,就把山里修一條路,人們都樂意上山去看一看。那等咱熟了葡萄以后,你看吧,引進人來,我們這個葡萄今年將有一個很好的銷售。

      要說村莊變化,1984年,我的賬本上也有這么一筆,有個上電線路費。當時一戶100塊錢。1984年10月28號晚上通電,這是個有歷史意義的紀念。

  • 記者:

      聽您說了這么多,我能看出來,咱家里的日子是越過越好了。那村里呢,您覺得咱整個村有沒有什么變化?

  • 劉元九:

      國家實行環境整治,采取了措施。第一,整修茅房。咱原來的茅房都是欄坑式的,一是不衛生,第二是招些蒼蠅。現在國家給你改造了以后,實行水沖式的。看起來是個小事,實際是個大事。第二個,垃圾,都設了垃圾箱,專門的人每天收集。鎮里每天都把垃圾當天拉走,當天處理。第三個變化就是“三大堆”,草堆、土堆、糞堆,村里沒有了。現在上邊對環境抓得也挺緊,農村環境比過去大大進步了,這一點老百姓是有目共睹的。

      我覺得今年挺高興的。你就拿我家來說吧,頭年(2017年)總收入是70468(元),今年就達到了79602(元),增長了8000(9000)多塊錢。可能是有錢的人,8000塊錢不好做什么。但是對農民來說,這8000塊錢很貴,很值得花。

      實際上這個事就是產業興旺。當地沒有個經濟基礎,產業不興旺,老百姓沒有收入,你這個社會進步怎么進步?首先得產業興旺。黨的十九大(提出)鄉村振興以后,讓我們農民更有了信心,這日子我相信會越來越好。

      我覺得我這個賬本被國家博物館收藏,它是最好的一個去處。這是我三生有幸,我沒想到對國家能有用。只要對國家有用,我就心滿意足了。我就覺得,成為國家的唯一,從滿心來說,這是最覺得了不起的事,得到了國家的承認。人一輩子能得到國家承認的事不太多。

  • 記者:

      國家博物館現在已經收藏了36年的賬本了,往后您還打算繼續記下去么?

  • 劉元九:

      我曾經說過,生命不息,記賬不止。這個賬本,只要我有能力記,我爭取國家能給我保存50年——半個世紀的賬本。這就是我的最大的愿望。

從1982年村里“分田到戶”開始記賬,他一直堅持至今

劉元九家住山東省平度市大澤山鎮三山東頭村,一輩子跟土地打交道,也悄然跟“記賬”結下了不解之緣。他記錄的“家庭賬本”于2007年、2017年先后兩次被國家博物館收藏,成為該館在國內收藏的唯一一套農民家庭賬本。在這套從1982年至2017年的賬本中,劉元九記錄了小到油鹽醬醋、大到買房買車等全家人生產生活的變化,內容囊括農業收入、糧油、電力、通信、燃料、生產投資等33個項目,36年從未間斷。 [詳細]

種葡萄走上致富路,他躋身村里首批“萬元戶”

翻閱劉元九的賬本,記者發現有兩個數字最引人注目:836元、95645元。這兩個數字一個出現在劉元九記賬的頭一年,一個出現在最近幾年,分別代表了他在1982年、2016年的家庭年收入。其中變化,反映的絕不僅僅是數字相差100多倍那么簡單。劉元九說,他永遠忘不了,1984年,時任平度縣委書記的趙蘭田給他們村布置的一項任務。那年,在平度縣召開的一次全縣四級干部會結束后,趙蘭田把三山東頭村大隊長叫到跟前問:“你們村能重新種葡萄嗎?” [詳細]

置辦 “三大件”又給兒子買了房,他慨嘆“唯有今朝不納糧”

36年收入增長173倍!種葡萄賺了錢,一向勤儉節約的劉元九作了一個很有魄力的決定,給家里添置大件。1987年,短短一年內,抽水機、液化氣罐、彩色電視機一個跟著一個進了劉家的小院。“1987年4月12日,購買液化氣罐90元。”在劉元九的家庭賬本上,這一筆賬對他來說具有“劃時代”意義。不用看賬本,他也記得清清楚楚,買液化氣罐花了90元,加30斤氣花了12元,再加上其他配套設施,總共花了兩三百元。這在當時不是個小數目,但他花得毫不猶豫。 [詳細]

水、電、路通了,“三大堆”沒了,農村掀起“廁所革命”、奔向鄉村振興

劉元九的賬本,用一條時間軸,貫穿起一個村莊近40年村容村貌的變遷。1984年,有一筆架電線路費的支出100元。劉元九清晰地記得,1984年10月28日晚,他們村正式通電。在這之前,晚上村民在家一般用煤油燈照明,出門經常摸黑,真的可以說是“黑燈瞎火”。 [詳細]

北京赛车冠亚和 澳门博彩在线 如何防止跟计划会挂 有重庆时时彩网址吗? 排列五杀两个码最稳法 三公扑克牌手机游戏 福彩快3计划软件手机版 重庆欢乐生肖计划 河北快三怎么买能赚钱 北京pk10高手计划群 今天七星彩有什么规律 合买江西时时 混合结构是什么意思 有谁知道北京pk10官网网址 最新通比牛牛现金版 六肖中特期期准+开奖结果 全天北京pk10赛车计划